安永大中华区能源及基础设施咨询主管合伙人朱亚明:我国碳市场将向成熟完备的金融市场迈进

  今年的进博会,不仅有大批体现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产品首发首秀,还聚集了众多提供绿色创新技术、零碳解决方案的海外参展商。通过进博会这一全球经贸交流合作平台,我国的“双碳”机遇为在疫情中逐步复苏的国际贸易投资创造了新的增长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安永已实现负碳排放目标。在今年的进博会期间,安永发布了近期关于碳市场和碳资产课题的部分调研成果。那么,对于我国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未来走向,安永有着怎样的判断和展望?近日,《金融时报》记者对安永大中华区能源及基础设施咨询主管合伙人朱亚明进行了专访。

  《金融时报》记者:今年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开启,至今已百日有余,累计成交额超8亿元。您对全国碳市场的“百日”表现如何评价?

  朱亚明:中国的全国碳市场一经启动便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碳市场。作为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政策工具之一,以碳排放额交易等市场化方式推动节能减碳被寄予厚望。可以看到,当前,全国碳市场的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果,对实现“双碳”目标将起到有效的助力作用,也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具有较高的借鉴价值。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国碳交易市场离成熟市场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合理碳价的形成也需要引入更多交易主体,配额机制的动态调整(包括总量设置、分配方式、短期存储机制等),以及丰富的交易产品和完善的交易机制。更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全球性的碳交易体系尚未建立,中国有机会通过国内的政策实践,在碳排放核准、碳定价、碳交易等方面增强国际影响力和提高话语权。

  实际上,全国碳市场的“百日”表现并不足以反映其潜力。目前,纳入全国碳市场的2000多家重点排放企业均集中于发电行业,另有许多高碳行业例如有色冶炼、水泥、钢铁等行业有望在明年年底前纳入全国碳市场。同时,机构投资者入市也在加快推进中。因此,中国的全国碳市场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随着碳达峰、碳中和进程的推进,未来全国碳市场将向成熟完备的金融市场迈进。

  《金融时报》记者:目前,我国已推出了多个碳金融首单产品,但仍处于零星试点状态,参与者数量和范围有限,市场活跃度不高。从增加交易主体和扩大交易范围这两方面来看,您认为该如何完善相关机制,提高市场活跃度?

  朱亚明:碳金融产品应致力于帮助减排企业管理交易的非系统性风险,以及满足企业对碳金融资产管理中优化资金配置、提高资金回报率的需求。政府部门要发挥“指挥棒”的作用,完善行业排放标准、建立健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以及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等,实施一系列碳减排政策,为企业参与碳交易提供政策上的支持与引导。此外,碳交易体系的建设方向也需要鼓励金融机构参与市场,设计更加丰富、复杂的碳金融产品以及涉碳融资等碳金融服务,实现碳减排与金融服务的有机结合。

  更重要的是,在关注碳金融产品利好碳交易市场发展的同时,更需要做好金融风险的把控。我们目前普遍看到的是鼓励大力发展碳金融产品、提升市场的活跃度、帮助机构投资人的资产配置等。但同时也要看到,金融产品仍处于零星试点状态,要防范风险,因为碳交易市场的目的最终是要达到社会脱碳成本分配的功能,不是拿来炒作的。任何一个市场机制的形成都需要时间,通过市场规则的逐渐完善,才能确保市场是有效的,避免“市场失灵”。在市场规则清晰完善的基础上再扩大碳金融产品规模,发挥好金融产业扶持的作用。

  《金融时报》记者:从安永近期对碳市场和碳资产课题的研究来看,您认为有哪些研究成果值得关注?

  朱亚明:我国的全国碳市场还属于初期阶段,大众和许多企业对碳资产的定义和认知存在不一致。碳资产指的是在碳排放权交易体系下所产生的可直接或间接影响企业温室气体排放的碳排放配额、减排信用额,以及在配额和信用额的基础上所衍生出的各种资产属性。同时,与碳资产相关的会计处理和进行碳资产交易所涉及的税收细节也有待完善。从国有资产管理的角度来制定碳资产的管理指引或管理办法是目前值得关注的趋势。

  因碳交易体系所产生的碳资产,随着我国实现碳中和的路径越来越清晰、碳交易体系越来越完善,将会越来越受瞩目。碳资产的管理也将会成为企业和机构日常经营和长期价值战略实现过程中不可忽视的工作。在建立碳资产管理制度这方面,应该先考虑自身在碳中和赛道上的定位,才能识别对碳资产进行管理的意义和目的。这个明确后,才能对碳资产的开发、碳资产的交易做决策,利用好碳资产管理工作所能带来的价值,在应对脱碳转型风险和资产价值最大化上有所权衡。

  《金融时报》记者:展望未来,您认为全国碳市场发展将呈现怎样的格局和发展趋势?对我国“双碳”目标的实现将起到怎样的作用?

  朱亚明:随着碳达峰、碳中和进程的推进,未来全国碳市场将向成熟完备的金融市场迈进,我国碳市场将呈现出行业覆盖逐步扩展、免费配额逐步减少、交易产品逐步丰富、中国碳价增长空间较大的趋势,我们也可以展望未来中国更为完善的碳排放定价创新和交易体系。下一步,如果政策层出台对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参与碳市场的制度安排,将吸引更多的市场参与者,有效实现碳市场的活跃运行,也为碳金融产品创新奠定了基础。

  毫无疑问,全国碳市场的建设和长远发展,对我国“双碳”目标达成和能源行业转型都具有重大意义。碳价可以激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有助于降低减排成本。全国碳市场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完善,加之绿色金融和碳交易等金融方面的助力,将大力推动能源结构转型、高碳排行业脱碳升级、绿色低碳科技创新广泛应用,最终实现“双碳”目标。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